首页 > CEO起居 > 正文

柳传志-孙宏斌《howceo.com编整》
2013-10-07 19:30:27   来源:   评论:0 点击:

柳传志-孙宏斌《howceo com编整》

柳传志-孙宏斌《howceo.com编整》



孙宏斌穿着黑色西装,打着蓝色领带,轻快地走进了会客厅。这是一个周五的傍晚,窗外的西山壹号院金碧辉煌,与北京大部分售楼处的冷清不同,这里每套售价超过1000万的豪宅却人来人往。
48岁的孙宏斌是中国地产史上著名的“权威挑战者”。六七年前,他瞪大眼睛高喊要超越万科、销售过千亿。他一手创立的顺驰给他带来了无限荣耀与非议。随后即是无尽的伤痛——激进的扩张导致风险失控,最终让其成为房地产规模崇拜的悲剧标本。
之后他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到了另外一家公司融创身上。赴港IPO(首次公开募股)三次失利,他就来第四次。现在的他从容了许多,原因之一是2011年融创前三季销售达到135亿元,业绩逆市增长超过一倍。当你再问他融创的未来展望——譬如和万科相比时,他用平淡的外交口吻说:“我已经不再去想什么规模了。做房地产最重要的是产品与风险控制。”
孙宏斌声称这一切全拜顺驰所赐。如果不是四年前的那次跌倒,他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东山再起。这个偏执的理想主义者步入中年后,还能在中国商业史上掀起波澜吗?
很庆幸是在年轻的时候犯错误
孙宏斌有着轮廓分明的脸庞,和别人面对面时,他大大咧咧,说话一激动还有些结巴
联想控股董事局主席柳传志和他的几次谈话,不经意预言了他此后十几年的命运轨迹。孙宏斌二十多岁时在联想公司已经一鸣惊人——凭借过人的商业天赋和挑战权威的蛮劲成为联想少壮派的领袖,但后来他与柳反目成仇,并进了监狱。柳在其出狱后以50万元助其创业。
2004年初,在顺驰开始全国扩张的第二年,柳传志托人向孙传话:小孙太急了,做企业不能跑,而且在扩张时一定要注意资金链,有些话也不能说得太满了。
此时的孙宏斌已很难听进去。孙自负地认为自己超前地看透了房地产业的显规则和潜规则。他采取分期支付土地款、缩短从拿地到开盘周期等方式,把有限的资金运用到了极致,就像是“十个瓶子两个盖子”。孙宏斌宣称:顺驰将在3年后达到1000亿元的销售规模,从而一骑绝尘坐稳中国地产业老大的位置。
高速前进的顺驰没有坚持太久,资金链断裂,管理失控,香港上市杳无音信,私募在签字前夕撤走,孙宏斌对顺驰战略的偏执终将他陷于绝境,2006年9月,香港路劲基建通过注资的形式获得了顺驰的绝大部分股份,为了保存顺驰的品牌和团队,孙宏斌将自己12年的心血几乎是以白送的方式让出。
全国工商联住宅产业商会会长聂梅生曾到过孙宏斌在美国的家中。孙宏斌夫人跟聂说了一句:顺驰是孙宏斌心中永远的痛
卖掉顺驰后很长一段时间,孙宏斌在下属面前掩饰了自己的失落。2006年底的一天,孙宏斌和两个朋友在北京吃饭,席间孙突然提议到KTV唱歌。整个晚上,他就唱了两遍崔健的《一无所有》——几乎是歇斯底里吼出来的。“听他唱歌的时候,谁都能体会到他长时间压抑后的宣泄。”北京融创总经理荆宏曾向南方周末记者说。
2007年初,招商银行年终答谢会上,身处艰难时光的孙宏斌又遇到了柳传志。这位老字辈创业者再一次认真地对孙讲:你做企业别的都挺好,就是有一点,太急躁了。如果把心态稳一稳,我相信你能再次起来。”
这次柳传志的话奏效了。在从公众视野中销声匿迹三年后,孙宏斌在2010年带领着他的融创重回聚光灯下——香港联交所挂牌上市。时过境迁,再谈起顺驰,孙宏斌的语气似乎在说一家与他完全不相干的公司。他能不带一丝感情地向记者复盘顺驰的教训——规模扩张过快、现金流管理混乱、几乎没有风险控制意识。他说,“我完全吸取了顺驰的教训。这个经历让我想得更开了,但我没有后悔过。”
偶尔在不经意间,他还会说到,自己永远不可能理性地把顺驰想清楚了。“我有时候觉得我自己挺幸运的,我犯错误的时候都在我年轻的时候。”
悬崖边的契机
孙宏斌又怎能真正地将顺驰忘却。多年之后,他仍极其反感别人对于顺驰的片面嘲讽,“包括我在内,每个在顺驰呆过的人,都很怀念那段日子。”
他一直被描绘为一匹被速度击垮的著名黑马。但如果换到中国房地产史上的其他时期,顺驰或许就能避免陨落的宿命。“再撑一段时间,孙宏斌或许就会像2008年走到资金链边缘的许多企业一样起死回生。”聂梅生这样说道。
卖掉顺驰后,孙宏斌的诸多老部下也并没有离去,而是跟随他来到融创,一家彼时还处于襁褓阶段的地产公司——包括陈恒六、马志霞和荆宏在内的管理层一直相信孙宏斌能东山再起。
在融创,孙宏斌依旧保持着顺驰创业时的热情。他的妻子及孩子都在纽约,他每年只有两个月的时间陪他们旅行。在国内他每天7点起床,凌晨1点睡觉,除了工作就是锻炼和读书。这个曾搞得房地产天下大乱的男人没有其他爱好,“工作就是最大的快乐人没有活干就死得快”。
顺驰的教训并非没有益处。因国美股权纷争而被熟知的贝恩资本,在全球投资房地产行业的公司唯融创一家。贝恩资本董事总经理竺稼向南方周末记者坦言,此前,他也曾考察过龙湖、绿城等业界大鳄,但对融创团队情有独钟,因为他们吃过亏
不过融创的故事并非一帆风顺,相反充满了孙宏斌式的戏剧性。若没有2007年伊始雷曼资本的投资,融创当时亦岌岌可危。2008年,孙开始筹备融创上市。他没有料到,金融危机爆发了。2008年9月,他们的私募投资者雷曼兄弟公司破产了。
2009年8月,接手雷曼兄弟投资的人来到了孙宏斌面前。贝恩资本与德意志银行以82的比例受让了雷曼的1亿美元。德意志银行一样看中的是孙宏斌的个人经历。两个月后,融创通过港交所聆讯,计划于12月18日挂牌上市,但就在12月14日,由于基金经理们反应冷淡,融创宣布暂停上市。这是上市计划第三次夭折了。
但偏执狂不达目的是不会罢休的。此后他一边继续拿地,一边在天津市政府的帮助下,使路劲基建撤销了对孙宏斌持有两年之久的诉讼,扫除了投资者的心理障碍。加上市场有反弹迹象,融创10个月后“修成正果”。
必须让自己先活着
2011年10月16日,北京西北五环外的西山壹号院,孙宏斌接受采访结束已经是晚上9点了,他叫上融创西山壹号院销售副总经理楼艳青一起吃晚饭。吃饭间隙,孙宏斌把新浪编辑强迫他注册的微博账号和密码交给楼艳青说,给我换张头像吧,太难看了。
在最近两年里,不管是在美国的家里,还是天津或北京,他都坚持每天在跑步机上跑一个多小时、12公里,为此他看完好多部美剧。加上爬山和控制饮食,他减掉了8斤,体重回到了十几年前刚进房地产时的水平——140斤。
一个人闲下来的时候,孙还会用随身带着的Kindle电子书,翻看每天的《纽约时报》。七八年前,英语还不太灵光的他就坚持读大部头的原版管理学著作,还在哈佛商学院进修过MBA课程。他认为读书是一种享受,并以看美国原版小说为主。
不过,让孙感到轻松的,或许还是融创过去一年的发展:他不再把规模当为追求目标了,结果业绩却比想象中喜人得多。孙宏斌也貌似从一个极端走到了另一个极端:在融创,几乎看不到顺驰式疯狂扩张的影子,这家企业只在全国四五个大城市开发,且多数是通过与当地企业合作的方式完成。在不少合作的房地产项目中,孙宏斌和融创并占控股地位。“过去我恨不得把每个机会都抓住,现在是首先不能掉进陷阱里面去,必须能够让自己先活着。”
“我现在比较纠结的是,我们去买地,负债就会上升;我们不买地,就错失了购买良地的大好机会。”孙宏斌向南方周末记者称,2011年下半年到明年上半年都将是购地的好时期。他现在最为关心的事情有三件,产品、风险管控以及买地。“把地买好很难,尤其在北京,只有那么几块地合适。”
在顺驰时代,孙宏斌对于公司细节参与非常少,他只关心企业战略,天天开会到深夜试图让公司的保安都知道顺驰的战略和核心价值观是什么,即使是十几亿地的投标他也授权给分公司做。这让顺驰项目的品质很容易出现失控,导致顺驰的产品在业内口碑并不是很好。而现在,公司几乎每个报告他都要签字,项目的规划定位会也基本上会参加。在过去两年里,孙甚至带领着融创团队看遍了中国和美国纽约所有的豪宅
孙宏斌现在非常反感有人和他提起当年其挑战万科的各种言论。但是私底下,傲气的他对万科们仍不服气。“万科产品也就做成那样。”他说,“你看看现在地产江湖上,怎么总是任志强、冯仑这几张老脸在唱戏啊?”
孙宏斌口无遮拦无视权威的风格并没改变多少,酒精尤其有助于这些品质的呈现。但他已经不怎么喝酒了。“现在喝多了都是跟员工和朋友,不像以前应酬那么多了。”他说,“我自己到现在不能算成功。但我骨子里还是比较有激情的人,我比很多人都活得值,我有时候觉得自己更适合做艺术家。”

2014\01\05
 
孙宏斌的人生,就像反转剧一样不断制造着惊奇。现在剧情又到了高潮部分。
2013年12月3日,孙宏斌的融创中国(0918.HK)发布公告,2013年前11个月销售金额为513.9亿元人民币,提前完成了全年500亿的目标。500亿的收入规模是国内房地产行业第二阵营和第一阵营的分界线。不仅如此,融创定位的中高端市场,也是中国未来房地产市场最出彩的部分。
即使如此,孙宏斌仍然很容易被贴上“危险”、“冒进”一类的标签。自2012年6月,融创接盘行业巨头绿城的9个烫手“地王”以来,行业内外质疑孙宏斌玩火的声音时有耳闻。2013年8、9月,在房地产调控政策前景不明的情况下,融创又接连拿下北京农展馆、亦庄和天津三个“地王”项目,有人预测融创会成为“顺驰第二”。顺驰,正是孙宏斌创办的第一家富有传奇色彩的公司,因快速扩张而失败。
融创又再踏上“顺驰节奏”吗?从2010年至2013年,融创的销售额呈猛增趋势。融创跨越式发展的这4年,恰恰是房地产调控最严厉的4年。这4年他做了别人10年、甚至20年也做不到的事情。
50岁的孙宏斌两鬓斑白,“我现在已很少有戏剧化的东西了”,“现在融创做的也是(别人看来)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们一直在引领行业”。在接受本刊采访时,他情绪一直很饱满。英雄主义的情结也没有被岁月磨去(他更愿意称之为理想主义),不过内容发生了改变,“以前我们的理想是做第一,现在我们的理想是努力做好产品。”

他最大的变化,也许是学会了低头,懂得妥协。在回答很多提问时,他都会提到“平衡”这个词。以前,孙要是派人到外地分公司去工作,员工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去,要么走人。现在,“他不去就换个人去呗。”在很多方面,他不再那么较劲,尤其是不跟自己较劲。“我不需要向谁去证明,也不需要跟谁比了,做自己挺好的。”
他曾是联想集团预备的接班人之一,转而成为阶下囚;顺驰曾轰轰烈烈,但一朝分崩离析。他怎样放下过往,保留东山再起的心气?2010年他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问及经历了这么多波折,他是否需要安慰?他只用了7个字回答:“没有人能安慰我。
孙宏斌的戏剧化人生,表面是个性使然(比如偏执),而本质则是他更加思维深刻,能从战略上把握先机,而且愿赌服输。他在联想时期的同事、现任融创杭州公司总经理的陈恒六认为,孙宏斌之所以总能抓住战略性的机会,“并不是因为敏锐,而是因为把问题都想清楚了。”在他眼里,孙宏斌一直是“脑子非常清醒的人”,能够虚心听不同意见,有时候为了说服下属,他会这样说,“虽然你在这里时间久,也是专家,但是我的意见总能给你参考一下吧。”但他经常独自一人思考问题,一坐就是三四个小时。一旦想清楚,执行就非常坚决。“他对自己的残酷就是什么样的(执行)后果他都会接受。”陈恒六说。
2002年到2013年,中国房地产市场的黄金10年,孙宏斌的人生大起大落。10年前,他创办的顺驰差点洗牌了中国地产行业;10年后,在地产行业格局成熟、很难再有新公司的生成空间时,融创短短几年就挤进了一线阵营。
2008年,当大多数房企还在拼命圈地(那正是当年顺驰开创的模式),融创却选择了另外一条路——聚焦中心城市,走高端精品开发路线。2012年以来,当不少大型房企在一二线城市收缩战线时,他们发现孙宏斌已领先一步。
不过,对于2013年拍得“地王”一事,他的一位多年好友也表示担忧,在调控政策不明朗情况下,“战略做对了也不一定对”。顺驰的失败让孙吸取了足够多的教训,但并不一定足够他用来应付融创面临的风险——顺驰溃于内控;而融创面临的是一个行业风险。
如今,孙看起来心上又多了几个茧子,他自嘲:

相关热词搜索:柳传志-孙宏斌

上一篇:求伯君-雷军《howceo.com编整》
下一篇:颜尚武-杨贵宾《howceo.com编整》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