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领袖 > 正文

任正非-攀登珠峰的路上沿途下蛋
2018-09-20 10:21:33   来源:   评论:0 点击:

总 裁 办 电 子 邮 件电邮讲话【2018】083号签发人:任正非在攀登珠峰的路上沿途下蛋——任总在上研所听取无线业务汇报的讲话2018年7月13日一、客户需求是多场景的,通过平台化、组件化提供多场景化的解决
总 裁 办 电 子 邮 件
 
电邮讲话【2018】083号           签发人:任正非
在攀登珠峰的路上沿途下蛋
——任总在上研所听取无线业务汇报的讲话
2018年7月13日
一、客户需求是多场景的,通过平台化、组件化提供多场景化的解决方案,来化解客户存在的问题,满足客户的要求。
我在非洲看到了无线场景化的农网RuralStar解决方案,以及你们展厅的家庭宽带WTTx解决方案,非常好。农网也是一个场景,而RuralStar就是一个场景化的解决方案,通过无线回传,既可以是4G数据接入基站,也可以拉远到偏远村庄,做2G/3G语音基站,模块都是复用的。WTTx就是家庭场景的解决方案,有的家庭需要高端的,就给他个高端的CPE,提供上百兆的高速宽带,有的家庭需要低端的,就给他个便宜点的CPE,带宽小点,够用就行了,但是整体方案是场景化的,不是定制的。客户的需求是多场景的,我认为还是要做很多场景化方案,而不是都提供标准化方案。
我们不怕场景增多,但是场景化不是定制化,定制化是一个失败的道路。如果太过于定制化,又不能拷贝,这个成本就很高,我们就会死掉。我们要听客户的需求,但不是客户的所有需求都得一成不变地传回来,像个传声筒不行。我们要用多场景化的解决方案来消化客户的需求,化解他们存在的问题。
无线通过平台化、组件化,既能满足客户需求的多场景,又可规模复制,做得很好。芯片、算法、射频等关键能力进行平台化共享,构建低成本大带宽,支持2G/3G/4G一直到5G,提升了研发效率,才能把成本做得极低。平台化的技术应用到不同的组件当中,再把不同的组件组合起来,就构成了多场景化的解决方案,比如:面向城区的大容量基站,面向农村的农网基站。当然,我们的平台化也不是追求唯一的平台。
平台和组件之间的耦合,要松耦合,不要强耦合。Wintel为什么失败了?就是微软和英特尔强耦合,我进步你也得进步,不同时进步,一个落后了,另一个就不同步,会散伙。这就是强耦合的问题,夫妻也是一样,互相要给一点空间,有点距离,会多一些恩爱。松耦合就是让不同组件之间的进步,相互不强关联。否则我们喊“齐步走”,为了这个步伐对齐就浪费了机会。
 

二、在主航道的研究要坚持多路径、多梯次、多场景化的道路不动摇。
多路径的好处,可以快速找到战略机会的突破点,或勘定边界。清晰战略突破点后,要敢于“范弗里特弹药量”(在战略突破口聚集人才,以及多梯次的人才布局)。但永远不要关闭其他路径的研究,它至少可以培养开放思想的人才。一旦我们战略突破口选错了,我们立即转向,仍然有一批精干的轻骑兵等着领导我们大部队转换队列。
未来战略一定是多路径、多梯次的持续创新:A角定位现实主义,B角构建理想方案,C角实现自立。ABC角之间可以轮换,相互竞争,激活组织平台。A角是直攻山头,他们目标是胜利,来不及顾及更远、更宽的未来。当攻上山头,他们精力耗尽。但成功的喜悦促使他们带着产品走上市场、走上服务、走上制造,走上去领导一个产业发展的道路。同时,部分员工继续沿产品研发前行,他们也应轮换休整,也可以去市场体验一下产品的应用效果。休整好了,继续投入优化产品的道路。这时B角也补上来了,在A角攻山头的时候,他们广开视野,研究“空天一体战”如何优化对山头的攻击。这AB两股力量汇在一起,承前启后,进行产品更深、更广的改造。
C角,更难了。C角是在某些零件得不到供应时,实现自立。我们要求无线要自立,终端要自立,光要自立……。用普通的零件、便宜的零件、安全的零件,也要能做出最好的产品,这就是容差设计。还要考虑政治环境、竞争……,越难的环境,成长起越有能耐的人。不怕配不上你经历的苦难。C角之难,难于上青天,若能上青天后,干什么,就是一代领袖崛起了。领袖是在准备好了再上位的。我们要有优秀的员工愿意长期默默无闻的做C角,我们要承认C角是伟大队伍中的一员,一定不要忘了暂时作不出贡献的C角,这样才能保证我们公司长久不衰。
多梯次。我们要敢于多梯次,为什么要多梯次呢?就是第一梯队赶快把产品做稳定做好让我们去卖,第二梯队就来做我们想象的、理想化的东西,第三梯队就是某些零部件得不到供应时,我也要生存。我们能做到这个水平,这就是ABC角。ABC角之间人员可以流动,队列之间也可以相互竞争合作,这就激活了组织平台。
在未来战略模型中,我们一定要多梯次,我不要求A角把里面的几样事情都做了,A角就是目标明确攻占上甘岭,完成产品的基本商业设计;炮火延伸是B角的责任;C角的目标是在任何情况下都要实现自立。
我们一定要在最好的时候改革,承认B角、C角也是伟大队伍中的一员。所以我们这一次提拔单板王的时候,一定不要忘了暂时作不出贡献的C角。所以在公司里不要认为B角、C角是多余的。我们的革命接班人,就是荡起双桨的那些人,才能保证我们公司长久不衰。
无线在明确的主航道上,利用现有的组织和流程持续创新,构建大带宽低成本的管道能力。同时,无线还有一些小分队,拓展新的商业机会,沿途下蛋。既然无线在这方面取得了成功,就要坚持下去,就要敢于多路径、多梯次、多场景化前进。
 

三、未来的胜利是极简的胜利,外部极简单,内部极复杂,复杂留给自己,方便留给别人。
未来的胜利是极简的胜利。如果我们能做到极简,这世界还有谁能打赢我们?极简是对准客户的,留给自己是极其复杂的,而现在电子技术、芯片技术、计算技术等各种新技术已经能够把复杂问题简单化、智能化。
时代华纳和AT&T合并之后,全球拥抱图像和视频传送,这个传送的网络一定要极低成本,否则这个网络谁也用不起。短视频的出现,会极大地丰富它的表达形式与传播内容,会极大地撑大管道。我们不要认为只有印度才要求低成本,发达国家也会要求网络极宽而且极便宜,因此我们朝着这个方向努力是不会错的。
在车联网模块这个问题上,我们的态度是把新产品的价格降到极低,支持合作厂家加载我们的芯片,将来我们也以综合模块在不破坏竞争对手的市场规则的方式,进入这个市场。车子有多大量,车联网模块就有多大的量,成本降到一定程度,我们就建立了一堵城墙。
我们强调用极低的成本迎接未来信息社会,一定要构建非常低的成本,遵循降低每bit的成本的摩尔定律,推动我们把质量提到极高,成本降到一定程度,就没有人能够跟我们竞争了。需要强调,不要为了降成本,牺牲网络安全和用户隐私保护。要把网络安全和用户隐私保护提到最高纲领上来,要把网络安全和隐私保护当成核心竞争力来做,不要当成负担。因为未来信息社会越来越发达,网络安全和用户隐私保护越来越重要。
未来我们要做到极简的网络、极简的商业模式、极简的组织结构、极简的流程,什么都极简,就是收入极多。
 

四、在追求理想主义的路上,不断孵化现实主义的产品与解决方案,攀登珠峰的征途中沿途下蛋。
我们说无人驾驶,其实是一个珠穆朗玛峰,是一个领袖型产业。我认为无人驾驶是基础研究,支持科学家为理想而奋斗。暂时,不要去做商用产品。先让科学家一心一意研究科学,不要顾及商业利益。沿途下蛋,将来即使是我们不能在马路上无人驾驶,可以在生产线上使用,管理流程中使用,低速条件下的工作中使用……。(朱广平说我们要做电信网络的无人驾驶。)各种东西都可以引入无人驾驶这个思维概念,但是它不一定就是无人驾驶。我跟何庭波在欧洲讲这个事的时候,何庭波发明了一个名词“沿途下蛋”。无人驾驶就是爬珠峰,爬山过程中,有人可以半路去放羊,有人可以半路去挖矿,有人可以半路去滑雪,……。把孵化的技术应用到各个领域中,这就是“沿途下蛋”。我们现在很多公司,把无人驾驶作为产品目标,若果它失败的时候,我们就要网罗他们的人才,就让他来我们这里母鸡下蛋。失败的人都是理想太大,平台太小,到我们这来,我们的平台很大,那不就成功了嘛。我们反过来要拥抱失败人才,不仅仅是拥抱成功人才。
同样,我们在走向5G的路上,也要将5G的先进技术先用到4G网络上,因为4G我们已经占有全球很大的份额,如果4G好用,那么这些份额就是我们的地盘。
GTS在站点规划上用人工智能,我在非洲看到,以前一个熟练工程师一天能规划4个站点,现在用人工智能一个人一天能规划1200个站点。无线也可以成立一个小组,要将人工智能做到产品中、做到站点上、做到网络里,实现电信网络的“自动驾驶”。我们的网络为什么有故障?一个站点的配置要输入几千个参数,一旦输错了网络就容易瘫痪。为了规避风险,我们需要搭建复杂的环境反复验证,这些成本都是大家的工资和奖金,如果用人工智能解决这些问题,我们的效益就提升了。
热是未来无线技术中的尖端技术,“零流量零功耗”是一个牵引目标,永远不可能达到,但是会一路下蛋。摩尔定律到头以后,没有新的材料替代的时候,芯片要叠加,叠加起来中间这个部分温度太高,要散出去降低体温,热散不出去体积就做不小。
我们要承认现实主义,不能总是理想主义,不能为了理想等啊等啊。我们要在攀登珠峰的征程中沿途下蛋。
 

五、向一切先进学习,不断提升自己,以后我们的对手就是自己。
拜一切能人为师,不断提升自己,我们不是只想做“村长”,我们有更高的追求,就是要向一切先进学习。
其实骂我们最厉害的人就是我们的老师。客户骂我们最厉害,我们才有今天的进步。所有挑毛病的都是在给我们上课,很多时候我们没有这个意识,就会抵制这些建议。年青人是很厉害的,是这个世间人是最宝贵的因素。只要有了人,什么人间奇迹都可以做出来。
面对挑战,我们要重视科学家队伍,避免在关键要素上被外部卡死。我们决不投降,决不屈服,从不畏惧,英勇前进。我们要有更高的追求,就要向一切先进学习,以后我们的对手就是自己,自己要挑战自己。


报送:董事会成员、监事会成员
主送:全体员工,全公开
二〇一八年八月二十一日


本文摘自任正非在2018年IRB战略务虚研讨会的讲话
 
一、重视体验,以商业需求曲线和技术生长曲线叠加的最大值作为战略目标,并随时间漂移。
 
我首先要问一个问题:人们对图像的欣赏,需求是什么?如果我们公司将来做出比眼睛好得多的镜头,而其他公司能做出和眼睛一样好的镜头,两者之间的销售价格差别有多少?答案是几乎没有价格差,因为人们只需要眼睛看得好就行了,感受是一样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付出的努力,和小公司拉不开差距,我们的商业结果可能会出问题。因此,不要以纯技术为导向,还需要有商业视角,我们一定要有商业和技术两条轨道。但不反对科学家有更高的目标,他的探索可以沿途下蛋,催各类产品的产生,以及生产品水平提高。
 
基于技术趋势度曲线,视频技术在这个曲线上有一个点,是人类最佳观景点,再往后视频技术远远超过人眼需求,对工业、对科学是有意义的,但是人们的大众需求在最佳观景点已经满足了。外部的科学家要做到比人的眼睛好得多,手机一照月亮,嫦娥喝的什么酒都能照出来,我支持,那是科学家。但是作为商业专家,应该有一个边界。我同意多路径进攻,进攻后找到一个最佳,这样就在技术领域锁定了边界。找到这个边界,我们就把战略力量聚焦在商业需求曲线和技术趋势曲线重叠的最高波峰点上。当然这个点也随技术进步、商业需求变化而变化的。外延的部分我们应该去增强,可以和大学教授合作。
 
我们在探索未来的过程中,跑得快是需要的,但是一定要找到我们的战略城墙口在哪里。选择战略城墙口的时候,应该要找到商业需求和技术价值两个曲线,两个曲线叠加的最大值就是我们公司的奋斗目标。我们走过了人们的最佳技术需求点,还在往前走,而且投资极大,优秀人员投入也极大,在我们探索没有产生巨大商业价值的时候,很容易被小公司掏空。
 
为什么我们的设备在有的地方卖的不好呢?我们做的4G设备是豪华版,适合于英国、日本和发达国家。把这些设备卖到非洲去,说我们的东西好得很,没有体现出来我们比友商好多少,客户无法感知到差异。网络不好,客户的体验也不好,我们的BG专家、GTS专家应该帮助客户搞好网络,搞好就有竞争力了。现在我们公司各个体系都不够重视体验,所以这次在组织优化时,我把相关部门都叫做首席体验部门。做战略规划首先是体验规划,规划的战略自己没体验,战略怎么能落地得了呢?质量与运营部也改名叫质量运营与体验部。
 
二、控制横向扩张,聚焦攻破城墙口,做好充分的战略准备。
 
我们现在面临的现实,和美国的关系可能会出现比较紧张的一个阶段,要做好充分的准备。投降没有出路,从来亡国奴就是任人蹂躏,我们不会愿意甘做亡国奴。因此,每条战线要收缩一些边缘性投资,同时在关键领域加大投资,避免生命线被卡住。
 
现在每个产品线都很兴奋的横向扩张,我们这么大的平台去做一个鸡头很容易,鸡头对战略没有意义,会削弱进攻主战场的力量。我们要坚持不在非战略机会点上,消耗战略竞争力量。公司这些年在运营商业务上管得严,希望运营商逐步收缩,不要去做一些鸡头。企业网也要控制自己的横向扩张,收缩到合理水平,聚焦攻击,做充分的战略准备。我们在发展过程中,强调终端公司要自己保障自己,因为终端公司可以完全保障自己。
 
三、敢于用人,加强新鲜血液循环,让组织充满活力。
 
以前研发是上面一个小金字塔,下面一个大金字塔,重产品开发,不重理论形成。现在炸开金字塔,上面喇叭口放大一些,下面喇叭口不压缩,但要加强新鲜血液循环。永远是长江后浪推前浪,研发体系一定要加强新陈代谢,加强人员输出。输出的老研发人员和高级干部,他们有丰富的经验,这些经验在其他一些岗位上能起很大作用,不能一边把有用的人裁掉,一边从社会招人重新培养,总干部部要把干部的调整和循环这项工作做好,保证让我们的组织轮换起来,充满新鲜血液,让组织充满活力。
 
近两年来,很多部门开展了自我批判,第一个自我批判的部门是财经。财经的经线管理很好,纬线管理不够好,那么屁股就要往下坐。
 
研发体系用人千万不要护犊子,千万不要宁可大家工资低点也要保留人,这样就不能让优秀的种子脱颖而出。有些不太合适的员工换到另一个岗位可能还是优秀员工,从公司出去的员工还有担任上市公司CEO、CFO多得很。这次研发体系破格提拔单板王,被我退回去三次,提得不够,没给后面的人留有空间,最终报上来的一些单板王还是18C。我们一定要敢于拉开差距,火车头就是要拉开差距。优秀人员要加快提拔,主力作战部队允许年轻化。
 
现在我们和美国赛跑,到了提枪跨马上战场的时候,一定要把英雄选出来,没有英雄就没有未来,英雄犯错了就下去,改了再上来。我们一定要改变用人的格局和机制。我们要敢于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我们的唯一武器是团结,唯一的战术是开放。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有一次人才大迁移,是300万犹太人从苏联迁移到以色列,促进了以色列的高科技发展;现在美国这么排外,又有一大批科学家也会离开美国,好在我们在世界各国都有科研中心,他们想在哪,我们就可以安置在哪。要敢拥抱这第二次人才大转移,我们又有钱,又有平台,为什么不能,为什么要错过天赐良机?我们才能获得对未来结构性、思维性的突破。小家子气是交不到朋友、学不到东西的。
 
我们一方面要在内部识别合适的人做合适的工作,另一方面也要对优秀的人给予肯定,不要论资排辈。我们在硬件领域好一点,在软件领域更要讲质量管理,宁可让考核骂,也不要在用户侧体验不好。软件在华为为什么不成功,要考虑人力资源机制,不能完全怪员工。
 
我们公司整体情况是好的,整个公司嗷嗷叫,不怕谁。我们有能力自己站起来,不做亡国奴。大家要不断研究,加强国际交流,不断开放思想。我们只有敢于敞开心胸,容纳人才,我们才有未来!
 

相关热词搜索:任正非

上一篇:未来20-30年,我们要将差距缩小到“我们要能活下来”
下一篇:贝佐斯:因为没有人喜欢慢慢变富有 (高瞻远瞩)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