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管理 > 正文

芯片,芯片,还是芯片 - 中兴之劫难与大国成色
2018-04-19 18:07:00   来源:   评论:0 点击:

芯片,芯片,还是芯片。DNA的技术核心在哪?远没有开始。 中兴通讯陨落:大国崛起的成色与试金石

  4月18日晚间,一张中兴通讯创始人侯为贵拖着拉杆箱现身机场的照片,在中兴通讯新老员工的朋友圈疯传。

  在这张照片中,年过七旬的侯为贵,后面跟着中兴董事长和CEO。有人为这场照片配上的说明是,“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76岁的中兴通讯创始人侯为贵老爷子临危受命,再次踏上征程。”

  侯为贵在2016年已经从中兴退休,为中兴工作了30年。

  在中兴通讯面临生死存亡之际,中兴上下已无旁观者。

  4月16日,美国商务部宣布激活拒绝令,禁止美国企业向中兴通讯销售一切产品,时间长达7年,禁令立即生效。

  这意味着,从4月16日开始,美国相关公司就不能再跟中兴通讯有生意往来。在核心零部件上依赖美国的中兴通讯,开始进入了依靠库存运营的危险周期。如果在库存消化完之前还未寻找到和解方案,中兴通讯在短期内将面临“断流”、“窒息”。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芯片公司高层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芯片行业的库存周期一般是两个月。若中兴通讯的库存周期也是行业平均水平,那么留给中兴通讯管理层去斡旋的时间也只有两个月。

  完全国产化还做不到

  根据美国商务部的拒绝令,美国企业的“任何商品、软件、和科技产品”都不得出售给中兴通讯。

  对在核心部件上依赖美国厂商的中兴而言,这一禁令的冲击将是全方位的。

  中兴通讯的业务大致分成三类,分别是基站、光设备以及智能手机。

  ——先来看看基站方面,基站芯片国内目前还找不到替代产品。基站芯片主要玩家是TI、ADI、IDT等美国厂商。

  招商电子报告称,国内的基站芯片的主处理器主要是华为海思自研的ASIC和南京美辰微电子。

  但很显然,华为并不会把海思芯片出售给中兴通讯。按照华为的说法,芯片不会对任何一家企业销售,完全华为自用。

  除此之外,国产芯片厂商中,南京美辰微电子在正交调制器,DPD接收机,ADC等芯片产品上已有可量产方案。目前在ZTE处于小批量验证中。

  招商电子报告称:基站芯片的成熟度和高可靠性和消费级芯片不可同日而语,从开始试用到批量使用起码需要两年以上的时间。

  总体结论是,基站芯片的自给率过低,成为了中兴通讯本次禁运事件里最为棘手的问题。

  ——光通信模块,之前中兴也主要采购美国光学元件公司Acacia和Oclaro Inc.的元器件。

  Acacia公司2017财年营收的30%来自中兴通讯;Oclaro Inc.2017财年营收的25%来自于中兴通讯与华为。

  不过,相比基站芯片,光模块可以找到国产化替代产品,只不过美国的产品是高端,国产的中低端。

  招商电子报告指出,光迅科技的光通信芯片产品主要有DFB、Vcsel、APD等;博创科技则是PLC 光分路器和 DWDM 器件龙头;而南京美辰微电子及厦门优讯则在TIA,LA,LD领域有产品已实现大规模量产。

  虽然光通信芯片自给率尚可,但在一些高端产品,如数传网100G及以上光模块中,国产芯片方案仍待突破。

  ——大家都很熟悉的手机领域,中兴通讯手机大部分采用高通的芯片,除了主处理器芯片,手机还有电源管理,无线芯片,音频,显示,传感器,摄像头,指纹芯片等一系列芯片。但要想完全摆脱美国厂商也做不到。

  两年前,中兴通讯刚被美国调查时,赛迪智库为中兴通讯做的一份报告,对中兴通讯对国外芯片的依赖,做过更为细化的分析。

  赛迪在报告称,中兴通讯在主要业务领域对国外芯片依赖严重。其中无线网络产品方面:4G及以上基带主要基于Xilinx或者intel/Altera的高速FPGA芯片;在射频芯片方面,主要来自于Skyworks和Qorvo等公司;在模拟芯片方面,包括PLL芯片、高速ADC/DAC芯片,电源管理芯片主要来自TI等公司。

  光传播产品:光交换芯片方面,中兴已实现中低端波分和SDH芯片自主配套,但10G/40G/100G等中高端光交换和光复用芯片主要来自博通等公司;光收发模块主要来自Oclaro、Acacia等公司。

  数据通信产品。 在路由和交换芯片方面,中兴已实现中低端芯片自主配套, 100G 等高端交换路由芯片主要来自 Broadcom;以太网 PHY 和高速接口芯片,仍全部来自博通、LSI(已被Broadcom/Avago 收购)、 PMC(已被 Microsemi 收购)等公司。

  宽带接入产品。 XPON 局端和终端芯片、 ADSL 局端和终端芯片、 CMTS 局端和终端芯片,以及无线路由器芯片,基本全部来自于 Broadcom 公司。

  核心网产品。 媒体网关、会话控制器、分组网关、分组控制器等产品主要基于 Xilinx 或 Intel/Altera 的高速 FPGA 芯片来实现;用户鉴权授权计费、运维和管理平台等产品基于 X86 服务器来实现。

  手机终端产品。 高端产品,芯片主要来自高通(包括 BB/AP、WiFi/BT/GPS、 RF、电源管理套片), PA 芯片主要来自 Skyworks 和Qorvo;中低端产品,主芯片套片主要来自 MTK、展讯、联芯等公司。

  赛迪报告称中兴 2014 年芯片采购额为 59 亿美元,其中从美国采购的芯片金额 31 亿美元,占总采购额的 53%。从外部芯片供应商看,博通是中兴最大的芯片供应商, 2014 年中兴从博通共采购芯片 13 亿美元,占其总采购额的 22%。 其次是显示模块和光模块供应商;再往后依次是 SK 海力士、TI、MTK、 Skyworks、 Xilinx、展讯等。 英特尔和高通在中兴的芯片采购比重中并不大。

  野村证券的报告指出,估计美国制造的元器件占2017财年的总物料清单成本约10至15%(可能没有包括美国公司在第三国工厂对中兴出口的),主要的供应商有高通、Xilinx、Altera及Acacia。

  集邦咨询半导体产业分析师张琛琛认为,整体来看,高阶处理器领域、GPU领域、模拟器件、射频器件、中高阶传感器方面,中国还需要持续耕耘积累;另外,IP是设计行业最核心的资源,中国设计厂商的IP积累以及独立IP厂商的IP性能和广度都需要提升。

  上述芯片公司人士也认为目前基站芯片、网络处理器、光模块、高速接口芯片、存储国产都搞不定。“单纯硬件替代这种思路是不对的。不仅是硬件供应链,还有软件以及IP知识产权一整套,甚至连制造端比如台积电都会受到牵制。”

  基站或手机终端更换供应商需要很长时间的调整和磨合,完全无法在短期内完成。这位人士称,中兴通讯目前遇到的危机是国产化替代方案解决不了的。

  中兴通讯的自救行动

  美国激活拒绝令后,中兴通讯创始人侯为贵拖着行李箱在机场的照片在中兴通讯员工圈里疯传,已经退休的侯为贵看到公司遇到难关后立刻行动,继续为公司奔波。

  中兴通讯第一时间成立了“危机应对工作组”,称公司在各个领域都在分析并制定应对举措,全力以赴、直面危机。

  中兴通讯董事长殷一民发布内部信为员工加油打气,“在这样艰难的时刻,我们需要8万中兴人共同的力量,在此我呼吁并要求全体员工,希望大家坚定信心,团队一直在攻克难关,公司也在积极沟通,并做出最大努力,来促进危机的解决,希望大家保持平稳的心态,坚守好各自的工作岗位,员工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是对公司最大的支持。”

  事关公司生死存亡,中兴通讯管理层的精力已经由经营转向危机处理。公司日常的经营、研发都会受到重大影响。

  由于中兴通讯被认定为有错在先,没有完全执行之前与美国达成的协议,管理层可以采取手段已经少之又少。

  据路透社4月16日报道,作为和解内容的一部分,中兴同意解职其4位高级员工,并对35名其他员工减少奖金或处分,但实际上,中兴在2018年3月承认,其解雇了4位高级员工,但没有对35名其他员工减少奖金或处分。

  美国商务部评估了中兴通讯的回应,加上根据美国商务部跨年调查期间中兴通讯对美国政府的应对,他认为中兴进行了欺骗之举,做出虚假陈述,还重复违反美国法律。最终,美国商务部签署了对中兴实施禁令的文件。

  上述芯片公司人士表示:“中兴通讯现在就这么忍辱负重先活下去,还是需要国家出面谈判兜底,否则没有其他办法。有关公司内控整改这些都是后话,等危机解除在说。”

  2016年中兴通讯被美国禁售时,也是中国政府介入谈判才在2017年3月份达成和解。

  中兴通讯的大股东是深圳市中兴新通讯设备有限公司,是国务院确定的520家全国重点国有企业之一。

  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4月17日表示:中方注意到美国商务部宣布对中兴公司采取出口管制的措施。商务部将密切关注事态进展,随时准备采取必要措施,维护中国企业的合法权益。

中国半导体战略是否需要修正?

  中兴通讯事件后引发科技界对中国半导体产业发展的讨论。有产业界人士认为,过去几年以国家大基金为首的产业基金和地方政府基金高举高打,支持集成电路代工、存储等需要巨额资金投入的制造项目,但对芯片设计等基础研究领域投入不足。

  芯谋研究首席分析师顾文军撰文称,举国之力倾力打造集成电路产业的策略必须执行下去,保持战略定力。

  “我们必须要放弃并购幻想,加强自主研发,推动自主可控,宁愿慢一点,也要走得稳一点。”芯谋研究在报告称,包括大基金在内的政府基金未来更多支持企业研发,开发更多支持自主研发的金融产品,大力支持龙头企业的自主研发,加大对研发型企业的投资和支持。

  集邦咨询的报告则指出,中国向高端产品发力的方向有三种。一,并购之路,过去两年有成功案例,但整体来看,未来阻力较大,只能是辅助手段。二,资金投入和技术&人才积累:中国的资金目前比较充裕,更多的还是要聚焦在企业的技术积累及人才的培养上,设计业是人才密集型行业,是需要靠企业积累,发挥厚积薄发和工匠精神的。三,借鉴海思-华为的成功经验:海思算是中高阶芯片有所突破的成功案例之一,其成功一方面在于本身的技术积累,但另外一方面也来自于母公司华为的支持(借助华为的终端产品,给了海思芯片验证、试错、提升改进的机会,同时能更深层次更全面的接受到终端产品的真实反馈,可以加速芯片Bug的收敛,尽早达到量产状态。)。从国家或者政府层面,可以想办法建立类似的联动机制,使终端和高端芯片的设计厂商能有更好的适配合作机会,加速中高阶芯片的稳定和商用进程。


中兴通讯陨落:大国崛起的成色与试金石
 

一、1984年,农历甲子年。

  中国经济已摆脱70年代末近乎崩溃的境地,但依然在艰难中趔趄前行,经济总量在世界总盘子里几乎可以忽略不计。那年的4月,云南边防部队发起了收复老山、者阴山的作战。就是在这种近乎总体灰色的大基调下,那年的第二届春晚,来自香港歌手张明敏的一首《我的中国心》,响彻大江南北。

  彼时,中国的改革开放刚刚过去6个年头,一切都还刚开始,一切都还在摸索中。“洋装虽然穿在身,我心依然是中国心,我的祖先早已把我的一切烙上中国印”,朴素而真挚的感情,朗朗上口的歌词,唱出了全球华人对历经磨难后终于开始经济改革的祖国的深情赞美和无限期待

  作为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从那年年初开始,邓小平就在几个新建的经济特区考察调研,在深圳的题下了“深圳的发展和经验证明,我们建立经济特区的政策是正确的”的题词。而他在当时中国最先进的公司宝钢的题词是:“掌握新技术,要善于学习,更要善于创新。”

  遗憾的是,被建国前30年各种折腾耽误了太多时间的国人,一门心思想的是如何抄捷径追赶英美,所以绝大多数人充分理解并执行了前两句,却极少有人领会伟人第三句话的高瞻远瞩与内涵。

  也许,所有人都没想到,始于1978年的改革开放,40年的时间,中国从一个积贫积弱近乎崩溃的经济体,在动乱的泥沼里腾飞,一跃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超英赶美已经从口号变为现实。

  如果不是因为一个叫特朗普的疯子发起的贸易战,我们大概率会陶醉在过去40年的“经济奇迹”与“大国崛起”的耀眼光环里,感觉良好,乃至一醉不起。

  1820年,嘉庆25年,大清GDP占到了彼时全球近三分之一。整个大清罔顾欧洲已如火如荼的产业革命与技术创新,依旧沉浸在东方帝国的歌舞升平中。短短75年后,洋人的几艘坚船利炮就彻底鉴定了帝国的成色。

  二、任谁也没有想到,中美贸易战中最先倒下的,不是所谓要被淘汰的传统产业或者外贸企业,而极可能是一家在中国改革开放特区引以为豪的标签式高科技企业:中兴通讯

  从3月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一份总统备忘录,宣布将对价值600 亿美元的中国进出口产品征收“惩罚性”关税开始,中美贸易战持续升温。

  在中美之间你来我往交锋一阵后,随着博鳌论坛上中国表态将扩大对外开放,中国领导人在主旨演讲中推出: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创造更有吸引力的投资环境、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主动扩大进口等更具开放性的四大开放举措后,贸易战稍微降温。舆论也一直依据过往经验,习惯性认为这些表面的剑拔弩张,不过是美国政客为应付中期选举的一些间歇性作秀而已,会随着中国的象征性让步与利益集团的游说而很快偃旗息鼓。

  但这次很明显是个例外。美国昨晚突然宣布封杀中兴通讯,令看似舒缓了的形势彻底变味,陡转急下。

  美国商务部在美东时间4 月16日宣布,将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通讯销售零部件、商品、软件和技术7年,直到2025年3月13日,并对中兴通讯处以3 亿美元罚款,理由是中兴违反了美国限制向伊朗出售美国技术的制裁条款。

  中兴通讯AH股今日均宣告紧急停牌

  昨日晚间美股中兴通讯主要供应商股价大跌:

  此外,A 股多家科技板块公司股价走低,海康威视大华股份盘中股价触及跌停。战场之上,人人自危。

  这次的全面封禁,其实是美国商务部和联邦调查局在2012 年就中兴未经授权向伊朗出口,违反美国对伊朗的贸易制裁规定而制裁的追加。当时美国发现中兴曾与伊朗的电信公司签署1.2 亿美元合约,当时中兴通讯与专利授权公司 Vringo 在美国打官司,中兴高层还因担心遭逮捕而拒绝出庭。

  之后,在2016 年整个事件彻底爆开,因为美国政府取得中兴内部极为机密的文件,档案中指导如何规避美方制裁措施,例如建议中兴利用空壳公司来向受禁运的国家出口美国产品,而中兴就是根据该策略向伊朗输入美国制造的产品,包括美国企业的软硬件。美国司法部国家安全部门主管Mary McCord 表示,中兴最高管理层允许并批准该计划,而且中兴还多次欺瞒、误导联邦调查员。

  2017 年 3 月中兴认罪,就美国指控其违法向伊朗及朝鲜出售美国科技及妨碍司法调查达成和解,并同意支付 8.92 亿美元罚款,后续中兴若违反与美国商务部的协议,还须额外支付 3 亿美元罚款。

  根据和解协议,中兴承诺解雇4 名资深员工,另有 35 人接受取消奖金或被谴责的纪律处分。

  但匪夷所思的是,中兴事后并未对39名相关人员作出处罚,且向美国商务部做出了虚假陈述:

  之后我们就看到了昨晚的那份全面封禁令:禁止美国公司想中兴销售零部件、商品、软件和技术,直到2025年3月13日。

  这对仍有相当大部份芯片、零部件、操作系统、软件都与美国厂商有紧密关系的中兴而言,将会陷入无零件可买、也无技术这支援的绝境之中,无疑就是一份死刑判决。

  以目前中兴产品来看,包含手机、平板等消费类电子产品以及电信设备为主,其中电信设备占营收以及相关服务占约6 成,而消费类电子产品则占约 3 成。

  其中,中兴的电信设备部分的关键组件,比如说光传输的发送器与接收器等,还是以国际大厂作为零件供应主要来源,电信设备中的零件亦有不少来自美国的供货商。整体来看,外来零件占其料件比例至少有6 成以上,而来自美国供应商的料件至少占了这 6 成的一半以上。而在手机产品方面,高通目前是中兴最大的应用处理器来源之一,占其手机产品约6 成。

  而遭受制裁之后,中兴不论在通信设备,或者是手机产品,都将面临断炊的危机,通信设备虽可能在零组件取得一部份中国本地供货商的支持,但缓不济急;而在手机产品上,由于往后就无法拿到来自Google 的安卓系统授权,这意味着中兴手机不只是无法进入美国市场,而是连其他市场都无法进入。

  除非中国政府为了避免“头牌”科技公司一打就死的尴尬而出手“养”着它,否则,从商业运营角度,这家公司已陷入事实上的“濒死”状态。

  而如果美国政府制裁持续过久甚至扩大化,引发整个多米诺骨牌效应,不单中兴,整个整机产业都可能面临灭顶之灾。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对于中国靠科技最短板的核心——芯片而言,若失去国产整机厂作应用支撑,又谈何发展机会?

  我曾经说过,特朗普不只是一个普通商人,从战略和大局观角度,他是一个如假包换的高段位棋手,在我们眼里看似的无理手,前后勾连后,已赫然成势,此时再投出精准的胜负手。

  你问何谓胜负手?

  如果你国家高科技产业的基础命门被对方一把拽住并掐死,你认为这算不算胜负手?

  到今天这个地步,中兴自己已经无能为力,能救中兴的只有中国政府:看中国愿意放弃哪些利益,保留哪些利益。一个中兴对美国无关紧要,将中兴惩罚致死是一种姿态,通过谈判放行中兴是另外一种姿态。中兴问题已演变为大国棋盘上一个博弈的劫点,区别只在于,对中国,是一个舍谁的负劫,对美国,则是一个取谁的无忧劫。

  三、我们之所以在文初提及那首对中国寄予深情赞美和无限期待的歌曲《我的中国心》,是因为我们真正、一直缺乏的,不是内心的拳拳爱国心,而是那份科技创新领域的匠心。

  这让我们空有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荣耀,却在现代高科技领域的核心基础——中国“芯”上,无比脆弱和落后。

  3月23日商务部宣布拟对约30亿美元的美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后,原商务部副部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魏建国24日表示,继宣布第一批中止减让产品清单之后,中国正在研究第二批、第三批清单,比如飞机、芯片领域。而且,中国可以采取的措施不仅限于商品领域,旅游业等其他行业也有可能。

  然而,事实上,拿科技产业的核心要件——芯片开战,我们并没有什么胜算,因为掌握芯片这枚武器的扳机,根本不在我们手里。

  诚然,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半导体消费市场,中国每年需要进口2300亿美元芯片,而且连续多年位居单品进口第一位。但是,我们需要铭记的是,这2300亿美元芯片,要么是客户指定,不能更改的芯片,要么是中国不能自主设计生产,必须要进口的芯片。

  想要用芯片来要挟和制裁美国,一丁点胜算都没有。

中兴通讯陨落:大国崛起的成色与试金石

  然而目前,全球芯片仍主要以美日欧企业为主,高端市场几乎被这三大主力地区垄断。在高端芯片领域,由于国内厂商尚未形成规模效应与集群效应,所以其生产仍以“代工”模式为主。

  食物链的顶端,基本还是美国公司:英特尔和AMD的CPU,高通的手机处理器,英伟达的AI芯片、博通的光通信、无线通讯等芯片。

  2018年3月23日,IC Insights公布全球2017年Fabless(小编注:无厂半导体公司)情况。美国企业占全球份额约53%,加上即将迁回美国的新博通,美国占比约69%,可谓一家独大!

  中国大陆2017年占全球比约11%,低于台湾地区的16%,排名第三。

中兴通讯陨落:大国崛起的成色与试金石

  而我们能够实现国产替代的芯片,大部分集中在电源,逻辑,存储,MCU,半导体分立器件等中低端产品。除了海思麒麟芯片还可以勉强和高通顶级对决,龙芯的CPU,展讯处理器+基带芯片,同创国芯的FPGA,长江存储的Falsh,Vanchip的RF芯片,汇顶科技的指纹芯片等等,都还在追赶的二万五千里长征路上。

  在对稳定性和可靠性要求很高的通信、工业、医疗以及军事国防,航空航天的大批量应用中,国产芯片距离国际一般水平差距尤大。尤其是一些技术含量很高的关键器件:高速光通信接口、大规模FPGA、高速高精度ADC/DAC等核心领域,还完全依赖美国供应商。

  国产替代,目前还只是一个美好的梦想!

中兴通讯陨落:大国崛起的成色与试金石

中兴通讯陨落:大国崛起的成色与试金石

  中国芯片自给率低,甚至远低于石油

中兴通讯陨落:大国崛起的成色与试金石

  全球半导体市场规模达3200亿美元,全球54%的芯片都出口到中国,但国产芯片的市场份额只占10%。全球77%的手机是中国制造,但其中不到3%的手机芯片是国产的。

  芯片产业长期被国外厂商控制,不仅每年进口需要消耗2000多亿美元外汇,超过了石油和大宗商品,是第一大进口商品,更关键的是,我们所谓的“高科技”,更像是纸糊的风筝,徒有其表,稍有风雨,直线坠落。

  在这里,即使中国人拥有聪明的头脑和勤奋,也极难赶超。高难度的产业背后蕴藏的是巨大的利益和商业价值集成电路被誉为电子工业的粮食,除了对国家和行业安全有着巨大的意义,在商业价值上同样是予取予求。美国Linear,ADI等企业的综合毛利率接近70%,而我们A股的芯片公司,平均毛利仅约30%。

  2017年开始,存储芯片涨价超过100%,MLCC涨价超过10倍,中国制造业成本整体上涨5%-15%,但无力反抗。

  这就是被人捏住命门,你没有太多反抗的余地。

  中兴一打就趴的脆弱,只是一个缩影。

  而这一切,都拜我们长期追赶中的拿来主义(其实就是机会主义),只学习,不创新,也极度缺乏创新的文化、机制与土壤。

  现在我们回过头看看35年前改革开放总设计师在宝钢公司的题词,或许会深谙其中深意:“掌握新技术,要善于学习,更要善于创新。

  尾声

  在美国宣布对中兴全面封杀的几乎同时,中国商务部宣布了对原产美国的进口高粱实施临时反倾销措施:

  这个画面的画风,颇显滑稽和诡异,一个业内大咖在他的朋友圈是这样评述的:

  美国打"芯片",中国打高粱。中兴如果最终逃不过此劫,基本可以说是咎由自取。现在我们应该至少明白两点∶现代战争早已不是靠飞机军舰打赢的,以及大国崛起不可能靠央视的喧嚣与文宣爱国口号的浮夸,而是核心高科技领域的匠心与日积月累的寂寞积累与投入!哪怕我们真的要和美国人打一架,总不能靠高粱,石头,瓦块以及没来由的大国自信?

  然而,可悲的是我们诸多的创业者和投资人都还迷糊在模式创新的游戏里,几百亿投了一堆破单车和外卖。

  中兴事件注定将成为中国崛起路上的一个标志性事件。自家的头牌“高科技公司”一打就趴下,多少显示了大国崛起的成色。这或许令我们难堪,但绝不是坏事,因为它能给我们所需要的疼痛的清醒。

  以中国今日之经济体量与弹性,只要我们知耻而后勇,断然放弃那些有用没用、自我迷醉的“爱国情怀”与那些纯粹着眼赚钱的“学习”与抄袭,扎扎实实去做科技研发投入与积累,时间最终会站在我们这一边。

  靠送外卖,我们永远赢不了未来的竞争。

相关热词搜索:芯片 核心 还是

上一篇:铱星计划:科技前车之鉴,可以明镜
下一篇:国内芯片产业链大盘点,写在中兴被封杀之际!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