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模式 > 正文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华锐风电
2014-01-21 17:55:25   来源:   评论:0 点击:

这是一个让投资者辛酸的资本故事,结局似乎早已注定不会圆满。  1月12日,对于华锐风电的22位大股东来说,只能在震惊和不安中度过了。当天,证监会继2013年5月后第二次公告称对华锐风电进行调查。这使得原本可
这是一个让投资者辛酸的资本故事,结局似乎早已注定不会圆满。
  1月12日,对于华锐风电的22位大股东来说,只能在震惊和不安中度过了。当天,证监会继2013年5月后第二次公告称对华锐风电进行调查。这使得原本可以在13日解禁的股票暂停解禁。
  自2011年以90元/股的高位上市发行后,华锐风电便从业绩亮丽、订单多多的风电老大变身为连续两年巨亏、订单寥寥的获评资本市场多个负面第一的企业。
  这种命运“过山车”背后,与创始人韩俊良、资本大佬尉文渊以及背景深厚的新天域资本等机构到底有着怎样的关联?证监会再度立案调查的通知书缘何巧合地在限售股解禁日前一天下达?一手缔造风电帝国的韩俊良等管理层缘何自动将股份限售期延长24个月?
  连续两年巨亏、公司债或遭暂停以及虚增利润调查持续发酵等诸多负面缠身,华锐风电还能否咸鱼翻身?1月14日,华锐风电相关负责人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仍信誓旦旦:“公司有信心走出困境。”而华锐风电战略部经理包震甚至不忘对本报记者称:“公司经营一切正常。”
  “风机保修期一般为20至25年,身处如此窘境的华锐风电能否走到那么远,都是未知数。”1月16日,一位即将开工的新疆哈密风电项目招标人士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流露更多的是担忧。
  证监会再出刀
  新年伊始,停摆一年的IPO开闸让证监会大费周章之时,却并未忘记整顿旧股,而华锐风电收到了来自证监会的新年后第一份立案调查通知书。
  早在去年5月31日,证监会就通报称,对华锐风电2011年涉嫌虚增收入、虚转成本、虚增利润等违法违规行为已正式立案。公司前董事长韩俊良在去年9月份遭遇来自证监会的公开谴责。事态并未由此平息。
  华锐风电1月12日晚间公告称,此次调查是因为公司其他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的行为,与之前多了“其他”两个字,这引发外界一系列猜想。上次至今并未结案,证监会缘何再次立案调查?
  中投顾问新能源研究员萧函对本报记者感叹称,华锐已成监管部门重点“盯防对象”,再度爆发违规行为的可能性极大,且上市公司负面新闻缠身使其投资价值大大降低。
  而去年5月起代理中小股东索赔的上海东方剑桥律师事务所吴立骏律师告诉本报记者,与上次调查虚报利润不同,这一次很可能是上次调查期间又发现新问题,且在去年5月至今年1月12日之间问题依然持续存在且没有更正,所以在上次未结案情况下再次立案调查。
  “这次调查背后远比外界看到的复杂得多,华锐风电的问题更加恶劣。”吴立骏称:“外界更大的质疑是,去年调查发现,主板发行价高达90元/股的2011年,公司便虚报利润高达1.68亿元,那之前公司的业绩是否经得住推敲?”
  上市前后公司业绩的曲线显示,上市前不断飙升的业绩,上市后却是一路向下狂跌,2008年至2010年,公司净利润同比分别增长396.93%、200.16%、50.87%,年度净利润最高达28.56亿元;2011年上市当年,净利润即下降79.03%,2012年巨亏5.83亿元,2013年预计亏损扩大至7亿元以上。
  缘何上市前所向披靡、业绩飙升的华锐风电上市后快速陷入了亏损泥沼?
  野蛮生长之后
  1月15日,北京中关村文化大厦的华锐总部偌大的办公室里稀稀拉拉的员工正安静地工作,公司一位搞研发的人员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很多人在尉总时被裁,现在上班的员工大多人心浮动,感觉看不到未来。”
  自2012年8月接替韩出任代总裁后,尉文渊进行大改革,但最终以“当场手写辞呈”的极端方式失败告终。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微博]告诉本报记者,韩俊良时代过度扩张、野蛮生长成为公司由辉煌到深渊的根本原因之一。
  与金风科技董事长武钢仅持公司1.49%股份不同,韩俊良持公司11.94%股份,为第二大股东,这从侧面佐证了韩之于华锐的重要性,而多年掌舵华锐的韩也给公司打上了其独特的性格底色。
  2005年,国内主流风机机型为750千瓦,韩俊良却果断买入德国1.5兆瓦风机的生产许可证。
  幸运的是,那一年,国家开始要求“风电设备国产化率要达到70%以上,不满足不允许建厂”,而风电特许权招标中对大功率机组的青睐,让众多订单花落华锐。
  事实证明,当时风电蓝海时期敢赌的投机性格帮了韩俊良,然而在后期渐入红海、政府扶持减少时,却带给公司毁灭性的打击。韩注重政府和客户关系,而缺乏核心技术的疯狂扩张,加之对供货商的一味打压导致其风头正劲时埋下了“隐形的雷”。
  坊间传言,为拉近与某政府高层的关系,韩曾买下其所乘航班所有头等舱机票,他亲带部下安坐于周围。为获取订单,华锐内部诸多职位由某些国有电力集团员工家属担任,工作量少且薪水高。然而华锐却不舍得投入足够资金搞技术研发,2011年美国超导对华锐知识产权诉讼便是一个佐证。
  快速膨胀后,2010年华锐达到最高峰,拥有4000多人的团队,遍布全国200多个风电场。正是这一年,国产化率政策取消,2011年风电业事故频发成为其走向拐点的导火索,国家收紧了对风力发电项目的审批。
  受政策优势不再、行业产能过剩及产品质量问题影响,前期过度扩张、缺乏核心技术的华锐来不及“急刹车”,便迅速走向衰退。
  危险的资本游戏
  成也资本,败也资本,2011年上市钟声敲响,让华锐风电命运发生转折。
  与无锡尚德类似的是,华锐风电的厄运也是从自曝家丑开始的。2013年3月6日晚间,公司主动发布一则关于2011年度财报存在会计差错的公告,这引起了证监会的调查。
  继2012年巨亏后,今年1月8日公司公告称2013年年度亏损预计高于前三季度的7亿元,面临被*ST以及公司债券将暂停的厄运。上市时90元每股的高发行价,截至1月16日收盘价却为3.57元/股,短短3年市值蒸发700多亿元。
  而最新统计显示,华锐已从2011年年度新增装机容量排名第一跌落至去年的第七位。
  华锐正式设立于2006年2月,由大重成套、新能华起、方海生惠、东方现代、西藏新盟等5家法人单位出资,注册资本为1亿元;其中,东方现代和西藏新盟为尉文渊和阚治东[微博]设立的公司。
  从成立之初引入尉、阚这样的资本大佬,到2008年再引入新天域资本全资子公司FUTURE,股东从5个增为7个,而到2011年上市前夕,股东再次从7个变为22个之多,自然形成与第一大股东大连重工集团的分羹之势,这期间包括韩的天华中泰、新天域资本的FUTURE都通过部分股权转让实现了上市前的一轮套现;另外,其余部分股东也通过股份转让,实现了风险共担。
  除大连重工以及公司管理层控股公司外,22个大股东几乎全部是投资公司,且有17个是在2008年公司开始筹备上市时设立的,业内人士分析,这种巧合背后或许是有意为之。
  更让人无法忽视的是,第二大股东FUTURE母公司、新天域资本背景颇为深厚,自2005年到2010年便完成了21个投资案例,收益均“令人咋舌”。
  无法忽视的是,华锐一边利用PE投资提供的资金进行疯狂扩张,一边却陷入了众多PE分羹的资本游戏之中。2011年,华锐风电每10股派10元送10股;2012年每10股派3.5元转10股。两次分红就让大股东们赚得盆满钵满。
  即使现在股价跌至3元多,以尉文渊控股的西藏新盟出资1750万元原始资金为例,此时依然可赚12亿元以上,账面财富增值超过70倍。
  分步撤离成泡影
  证监会再调查引发外界对华锐风电更多质疑,而蹊跷的是,在启动调查两天前即1月10日,公司发布一则“锁定承诺”的公告称,以大连重工为代表的四大股东主动将延长限售期限一年或两年。
  而1月13日正是22大股东33.51亿股限售股解禁日。
  更为蹊跷的是,除了大连重工、北京天华中泰、FUTURE、北京华丰能4家公司外,其他包括持股10.45%的尉文渊的西藏新盟、持股7.24%的北京新能华起、持股3.58%的深圳市富鼎顺、持股3.55%的深圳市瑞华丰能以及其他众股东均未在发布承诺之列。
  华锐风电给本报记者的回复称,本次将股份限售期延长,是有信心的体现。而吴立骏对本报记者分析认为,如22个大股东一起撤离则整个股价将难以支撑,而部分股东承诺延期,除了提振外界信心,另一种可能则是,它们要分步撤离。
有意思的是,去年5月仅正式掌舵公司两个月即闪离的尉文渊,彼时便遭到为其套现铺路的猜测。如今其掌舵的投资公司并未在锁定承诺之列。
  一位不愿具名的机构人士对本报记者说,上市后没消停过的华锐,目前由锁定承诺引发的大股东分步撤离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但具体怎样外界难以弄清楚。
  而套现还未进行,证监会便有所动作,除自动锁定承诺的四大股东外,本应于1月13日解禁的16亿股、市值达50多亿的限售股将暂时“搁置”解禁,显然这次调查直接冻结了所有可能上市流通的解禁股。
  证监会如此巧合的举动,在萧函看来,来自证监会的调查对公司影响颇大,庞大的限售股若解禁流通,股价难免会再度承压,中小投资者的利益会受损更严重,暂不办理解禁股上市流通的做法值得肯定。
  然而,再度调查给了原本就气血两亏的华锐风电致命一击,更让人颇为担忧的是,连续巨亏、公司债或遭暂停以及虚增利润后遗症等诸多负面缠身,华锐风电难道真的没救了?
 

相关热词搜索:出来 迟早

上一篇:中型企业也不要轻易吃馅饼系列-张兰
下一篇:明星金融坍塌系列—春华资本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