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模式 > 正文

顶级VC IDG的内熵耗
2016-01-18 18:46:33   来源:   评论:0 点击:

左林右狸今天八一八FREES的李丰。  2015年尚有三分之一的时间,但2015年最当红的投资人几无悬念的落在李丰头上。即便放在一个五年的长周期里,李丰的高调也可以数一数二,在左林大叔的维度看过,之前也只有被G
左林右狸今天八一八FREES的李丰。

  2015年尚有三分之一的时间,但2015年最当红的投资人几无悬念的落在李丰头上。即便放在一个五年的长周期里,李丰的高调也可以数一数二,在左林大叔的维度看过,之前也只有被GOOGLE扫地出门后的李开复转身创办创新工场的高调可以与李丰的这次相提并论。

  这确实是一个自我营销满满甚至泛滥的年代,左林大叔的好基友麦刚老师也曾坦言现在好天使同时也应该是好演员,但VC不是天使,更多是一个机构行为,有自己的LP,有自己的GP,有自己的团队,有自己的参投企业,更重要的有同行相轻,李丰本不该这么高调。

  但李丰还是选择了高调,一种其他VC同行都很low,都不够颠覆都等着被革命的高调范。

  一种说法是因为李丰的10亿人民币基金中浙报作为上市公司参与了1个亿人民币,必须公示,所以李丰自己不想高调也木有办法,必须高调。

  另一种说法是李丰这次错过了募资的好时机,特别是整个市场下降趋势明显,以及之前各路有生力量已经把海内外金主们吃过一遍又一遍的情况下,唯有高调,李丰才能到市场上募集到足够多注意力,以及热钱。好吧,这个故事真得与李开复最开始创办创新工场一样一样的。

  各位邻里会问,过去两年来,从IDG单飞出来做基金者众,既然这样,李丰为什么不早点出来呢?

  IDGer的离职潮从高榕三兄弟张震高翔岳斌出来起,之后高翔的广州同事投中刀塔传奇的郑兰创办博派,之后与张震高翔同为IDG的子弟兵毛丞宇也单飞了。这些前IDGer出来的每一次单飞,伴随着的都是IDG的一次有意无意的正面PR,而每次PR的主角,都是李丰。

  IDG之前的组合都是周全居后,熊晓鸽到前台站台,算起来,从1992年算起,熊晓鸽一站就是23年,好吧,现在已经有23岁的投资经理了吧。难怪有次周全和王功权吃饭感慨大家老了。特别是90后这个投资主题流行起来后,熊晓鸽再出来站台真心不合适了,于是有了李丰到前台来。或是因为这种机缘,不断有说法李丰将成为IDG的接班人。

  不过,很显然,这只是说法而已,更多是因为界面良好的李丰分管市场对外传播而已。左林大叔得到的版本是,大长老周全是想退休的,因此力主李丰更深入的进入交接班的,但长老会反对声众,他们担心,一旦李丰主政后他们多半会失位,因此集体逼宫,周全只有作罢,于是李丰出局。

  这应该是IDG体系里第二次长老会集体逼宫,上一次大概发生在八年前,因为在3721以及金融街两个项目上赢得足够多的回报,作为这两个项目的合伙人的王功权在长老会里声望直线上升,并由此开始了一系列改革,包括邀请周鸿祎和宁君(金融界的CEO)加入IDG担任合伙人,但很快,周鸿祎和宁君都相继下海,王功权也和另一个长老合伙人王树一同去了鼎晖。左林大叔得到的线报是当时正是长老会的一致逼宫让王功权拂袖而去。

  不过,王功权王树的离去给了包括IDG青壮派的成长机会,这里面包括IDG自己培养出的子弟兵高翔毛丞宇张震以及从华兴过来的李丰,这几个人也很快成为合伙人,只是此合伙人非彼合伙人,实际权益和长老们差距还是巨大的。

  左林大叔得知的是,2013年4月,在薛蛮子等IDG友好人士的斡旋下,张震高翔等IDG青壮派正式向长老会提出要内部创业,最开始的方案是IDG认一半的钱,做最大的LP,剩下的钱外面募,今天看来,这依旧是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但正赶上上一轮基金还木有进入结算期,以及麦戈文弥留之际,因此,周全给出的反馈是半年内给与答复。也就是这半年内,91以19亿美元的天价卖给了百度(负责这个案子的汤和松也因此进入IDG,左林大叔啥也木说),3G门户上市等诸多青壮派们的利好,但即便如此,到约定的2013年10月,因为种种原因,IDG还是对张震高翔说不。

  让左林大叔感慨的是,虽然周全代IDG向张震高翔说不,但张震高翔的BP周全是一个一个字帮着修改,同时IDG的长老们一起凑了千万美金级别的份子给张震高翔岳斌创办的高榕资本,周全一个人就给了100万美金。

  高榕也对IDG偷桃报李,单飞半年内,克制自己在公开市场上发声的举动,对此左林大叔还当面问过,得到的答案是高榕三兄弟对IDG颇为感恩,怕自己的过分张扬以免影响到IDG的新一轮基金的募集。与此同时,除三个合伙人外,高榕并未从IDG带走一兵一卒,和今天李丰几乎带走IDG过半的早期团队的做法大相径庭。

  左林大叔向来只有八卦之心,木有道德判官的多余。今天看来,高榕选择在2013年Q4出来募钱的时间点真心不错,此时不仅IDG,红杉赛富晨星经纬等都还也木有开始进入募钱的阶段,高榕一下子跃居一线,高榕则抓住这个时间窗口迅速融钱到位利用他们多年积累的行业人脉和产业判断能力迅速跟进了包括蘑菇街以及爱屋及屋华米乐心等诸多明星项目。

  高榕的成功也在IDG内部引起了诸多连锁反应。另一个故事是,源码曹毅从红杉单飞后红杉中国讨论再三,沈南鹏推动了源码的内部创业。或是因为这些在铺垫,李丰这半年来上海媒体采访时都称是内部创业。这个内部创业是IDG成立一个专门投资早期项目的基金,李丰负责操盘,分更多的权益,掌握更多的话语权。

  熟悉投资基金运作的邻里可能知道,随着募资盘子越做越大,出于对回报率的考量,很多基金都不得不往后期走,IDG也是如此,IDG也有这样的声望让他们能够挑案子。

  周全当然不会健忘,往早期走其实也是当年IDG能抢得先机从海外默默无名的一个媒体机构演变成中国乃至全球顶级VC的关键所在。

  理论上,让李丰这样的青壮派去做早期基金,IDG继续按照原来的节奏往中后期投,是一个双赢的选择,据亲IDG人士的表达,今天FREES的诸多做法其实在这个早期基金里都已经开始实践。

  但最终李丰还是选择了离开,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版本诸多,左林大叔听到的版本是李丰虽然在宜信河狸家铜板街三只松鼠韩都衣舍这些案子上给IDG赢得了很多账面回报,但仅仅是账面回报而已,还木有到真正套现的时刻,因此,但从业绩来论,李丰在IDG内还不能服众,加上李丰向来做事情直来直去,内部人缘与外部声望的差距远比邻里里想象的差得更大,因此,不论业绩和人缘,李丰在内部得到的支持越来越少。

  这个时候,周全的态度颇为关键,但对60年代初的周全来说,其实也多少有些往后退的意思,拿一位李丰的LP的话来说,周全想退休了。

  邻里会说,既然周全想退,不如让李丰做早期基金,出来成绩后就让李丰来接整个IDG的班不就得了,这个理论上存在,但IDG自创办起,周全所建立起的都是一个集体管理集体分配的机制,一是要这么动周全自己未必愿意,二是李丰还不能完全服众,特别是长老们很难让他们喜欢一个这么锐的李丰。一来二去,IDG内部Q2其实就否决了让李丰单独做早期基金的想法。只是这个事情,谁也不好意思和李丰说,这也是李丰为什么在媒体上多次提到,自己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可以想见,李丰在得知真相后是如何的愤懑的。

  有邻里和大叔讨论,这么多青壮派离去IDG会不会大不如前,由此将其中国顶级VC的列表里自动删除,这个断然不会,要相信顶级VC的内部培养体系,也要相信在IDG这样的平台下总是会有新人茁壮起来,这应该也是周全忍痛放走李丰的最终考虑吧。

  说一千道一万,各位邻里或许会问大叔怎么看待李丰的FREES,大叔的回答是,这是趋势所在,明势梅花等很多新兴基金都已经这么做了,只是李丰帮这些新兴力量做了一次集体背书而已,至于丰哥会不会因为高调而得罪其他同行呢?这个这个,大叔想说的是,人在江湖漂,哪有不挨刀。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HowCEO谈P模式,P时代,中后期了了
下一篇:互联网加金融的逆袭2015现状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